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真有自信的郡主

穿越之教主难为 扬秋 7574 2019-07-11 21:08

  蔡府正院内室,蔡老夫人正专心翻看手里的手扎,她看得专心,身边侍候的人皆小心翼翼,唯恐扰她心神。

  忽地门外探出一颗小脑袋,是个未留头的小丫鬟,屋里的大丫鬟见了,忙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不是告诉你们,老夫人有事,叫你们别来……”小丫鬟急切用力的扯着她的手,示意她往门口瞧,大丫鬟压抑满心不悦,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大老爷……”除了大老爷,家里几位老爷们都来了。

  “母亲在忙?”

  “是,老夫人在看书。”大丫鬟低眉顺眼温顺回道,不过却悄悄的瞪了小丫鬟一眼,小丫鬟可委屈了,她在大丫鬟一出来时就用力扯她手了,大老爷他们在,她又不能开口提醒,拚着挨骂提醒她,就已经很冒险了好吧!

  大丫鬟也只是瞪一眼而已,大老爷他们在跟前,她也不敢有太多小动作。

  大老爷他们却根本没注意大小丫鬟间的眉眼官司,他们一心在母亲身上,那管得了这些丫鬟间的动作。

  “去通禀一声。”大老爷捋着颌下美须道。“有急事。”

  “是。”大丫鬟没敢拒绝,转身入内,内室里,老夫人已经听见长子的话,她收起手里的手扎,扶着另一个大丫鬟的手起身,立刻就有丫鬟上前为她理装,“去叫人上茶,让他们等等,我就来。”

  “是。”大丫鬟忙又出去,侍候众位老爷们坐下,她才发现原来来的人不止老爷们,连少爷们也都来了。

  小丫鬟们井井有条依次上茶,大老爷他们人手一杯茶后,又坐了好一会儿,老夫人才在丫鬟们的簇拥下从内室出来。

  大老爷等人放下茶盏起身相迎,等老夫人在上首坐下后,他们才陆续就坐。

  “说吧!什么事?”

  “母亲,是……建业有事想说。”大老爷本想替侄子开口的,不过回心一想,他还是别多事的好,毕竟娶了定国郡主的是三房的侄子,又不是他儿子,他插手管隔房侄媳妇的事,算什么呢?还是别多嘴为妙。

  三老爷则被大哥这临阵一枪给打得有点蒙,不说好了,由大哥出面说休妻的事情的吗?这临阵退缩算什么英雄好汉啊!他狠狠的瞪大哥一眼。

  大老爷毫不以为意的甩三弟一个白眼,有本事自个儿开口啊!好歹他是定国名正言顺的家翁,他替儿子休妻,名正言顺嘛!总比他这伯父合情合理多了!

  不过虽然瞪了大哥一眼,三老爷也没打算替儿子出头,所以几位老爷们齐齐转头看向蔡建业,然而这时,大房的长孙蔡建中开口了。

  “祖母,那个定国郡主实在太过份了!她……”蔡建中霹雳啪啦像倒豆子似的,把定国郡主嫁进门后这两年的丰功伟业全说了遍。

  大老爷听得是目瞪口呆,他没想到他没做的事,他家傻儿子全做了!你说你弟媳妇红杏出墙的事,你咋这么清楚呢?连她每一任入幕之宾的姓名、籍贯、来历等等琐事,你全都了如指掌?

  二老爷他们兄弟几个,疑惑的眼神不断在大哥、大侄子、蔡建业之间转悠不停,咋老三家这媳妇的事,大侄子这么清楚啊?该不会这定国郡主第一个出墙的对象就是大侄子吧?

  蔡建业倒是老神在在,他看着大哥如数家珍般的细数他老婆这两年多年的事迹,面上表情不动,私底下倒是暗暗给他大哥点了个赞,不枉他这几天盯着大哥,让他背完自己整理出来的资料。

  那厢蔡建中好不容易背完溜,就见他朝蔡建业得意的使了个眼色,意即要求表扬,蔡建业朝大哥翘起大姆指以示佩服。

  “祖母,事情就如大哥说的这般,孙子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任谁都受不了吧?他娶了定国郡主之后,定国郡主就没住进蔡府,而是住在自己的郡主府,蔡建业在郡主府并没有住处,事实上,定国郡主对她那些面首的待遇,远比自己的丈夫还好。

  那些面首们在郡主府有自己专属的小院,有专门侍候的下人,甚至还有自己专属的厨房,想吃什么,交代一声自有人料理好送上来。

  蔡建业这位郡马,在郡主府比那些面首还不如,他们使唤得动郡主府的下人,他,使唤不动。

  他曾向定国郡主抱怨过,不过定国郡主回他一句,“很公平啊!你家的下人我也使唤不动,哦,不是使唤不动,是使唤不得。一个个仗着是长辈跟前使唤的,完全没把我这郡主放在眼里。”说着斜睨他一眼,“他们呢!至少都是身家清白的良民。”

  她顿了下,又道,“你家那些还是卑贱的奴才呢!都对我这郡主不敬了!我府里这些‘宫里’出来的下人,你使唤不动,不是很正常吗?”

  郡主特意强调‘宫里’二字,蔡建业就懂了,宫里出来的,不管是太监还是宫女,都有品级,他一个八、九品的小官,在他们面前只有恭敬见礼的份儿,想使唤他们?

  其实严格说起来,每一个甫进门的新媳妇,哪个没被老人身边的下人下马威过?但问题就在于,定国郡主不是那种你给我气受,我就会乖乖受着的那一种。

  长辈们的丫鬟、仆妇给郡主气受,郡主就反过来给丈夫气受,很合理,没毛病。

  除了那个受气的人之外,别人都不觉得有何不对。

  蔡建业本身就是个矛盾的人,别人对他稍稍不敬,他就能在心里记恨一辈子,面对定国郡主给他的羞辱,他能忍到现在,也算能耐了。

  “祖母……”蔡建业想了想,还是把郡主的底全掀了,末了,又道,“她这两天看上了孟达生,他是武林盟主,而且她还瞧上黎大教主徒弟的夫婿,凤家庄的凤公子。”

  这话一出,蔡大老爷他们这些混迹官场的老油条们全变了脸色。

  黎大教主是谁啊!荣国公之前才叫嚣着要灭了他,结果他自己就失了帝宠,到现在还没翻身呢!

  他徒弟的丈夫,凤家庄的凤公子?

  凤家庄,他们这些混迹官场的老油条们谁不知道啊!凤公子手里掌控着数字公子们,他们的足迹说踏遍全中州大陆都不为过啊!换言之,他们想知道的消息,凤公子都晓得,他们不想被人知道的事情,凤公子可能全都知道。

  这样子的人,是黎大教主徒弟的夫婿?而他们家那个酷爱红杏出墙的郡主媳妇,想要去勾搭他?

  这要是勾搭上了……他们日后想要什么样的情报就不用花钱了?等一下,等一下,定国郡主那贱人要真勾搭上凤公子,那还有蔡建业什么事啊?还有他们蔡家什么事?

  而且,凤公子的妻子,是黎大教主的徒弟,听说,黎大教主就这么一个徒弟。

  他这个徒弟是他那无缘的未婚妻兼表姐长孙氏的独生女儿,虽然有儿子,不过那几个儿子自小在他们爹身边长大的,就这么个女儿是黎大教主拉拔大的,说是亲生女儿也不为过啦!

  她的丈夫是凤家庄的凤公子,他们家那个不安份的定国郡主若真把她丈夫给勾搭走了,她能罢休?她师父能坐视不管?

  定国郡主和这对师徒对上,她能有多少胜算?她在皇帝跟前,可不比荣国公有地位,荣国公尚且倒了楣,那她呢?

  他们身为她的婆家,没有把身为蔡家妇的定国郡主看管好,黎大教主师徒会不会把气出在他们身上呢?

  蔡大老爷他们全都傻住了,蔡老夫人到底见识广,见儿孙们一个个傻不愣登的样子,不禁暗暗叹气,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定国呢?她是怎么想的?”

  “这,孙子不知。”蔡建业低头回道,他哪晓得那贱人想怎样。他只在乎能尽早把人赶出蔡家。

  蔡老夫人看这孙子一眼,就知道他还没想明白,也是,这才多大的人哪!能明白什么?

  她手一挥,心腹嬷嬷们就上来,把蔡大老爷兄弟几个,连同蔡大少爷这些孙辈全请了出去,只留下蔡建业一个人。

  也不知道这祖孙两,在屋里说了些什么,只知蔡建业红着眼出来之后,就埋首书堆,全心钻研手头上的差事去了。

  至于定国郡主,她过来请安时,蔡大老爷他们已经都回房去了,蔡老夫人见了她,慈和有礼的与她话家常,良久,才把人送出来。

  “老夫人?”侍候的大丫鬟们见老夫人脱力的半靠在炕上,连忙上前扶着老夫人,让她舒服的躺在炕上后,又是倒参茶又是垫靠枕,务求让老夫人舒坦。

  “行啦!行啦!”

  老夫人摆手,挥退了大半侍候的人,只留下两个心腹嬷嬷。

  “老夫人,郡主她……”

  “她啊!可比咱们看得远,建业那个混小子配不上人家,真的配不上。”老夫人嗤笑,“我虽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但是她有那个眼界,就足证明,咱们家的孩子配不上人家,也就莫怪她虽嫁来蔡家,却不愿同建业做夫妻。”

  这话是怎么说的啊?心腹嬷嬷们面面相觑,老夫人叹气,“等到年底,她就会提出和离,到时候,建业那孩子便得偿所愿啦!但愿,到时候,他,不要大失所望才好。”

  那个蠢货,以为自己了得,做的事别人都不晓得?人家不说,那是给她老太婆面子!

  蔡老夫人重重叹息,对心腹嬷嬷们说,“那小子以为现在自己进了户部为官,就能高枕无忧了?殊不知他现在的一切,全是他岳父在背后给他撑腰,一旦他不再是显亲王的女婿,他那官职还待得住?”

  肯定是不成的,而且定国郡主在成亲之初时,招的那几个入幕之宾,出了郡主府后,见的最后一人就是蔡建业,事后他们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那时候蔡建业和他的下人频频异动,唯一的解释,就是人被蔡建业命人处理了。

  蔡建业一个才进户部为官的小官,能把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处理掉?背后肯定有人帮他,这帮他的人会是谁?答案不言而喻。

  然而一旦他和定国郡主的婚姻关系不再,显亲王是否还会照拂他?呵呵,蔡老夫人觉得答案再明显不过了。

  可惜啊!在她看来,蔡家小辈中,这唯一一个还算聪明的家伙,却也是个胡涂虫,他要能把自身的缺点放下,以蔡家为重,想来蔡家在他手里,必能登峰造极,然而他终究看不破,那也别怪她放弃他了。

  蔡建业还不知道,自己要休妻的决定,让蔡老夫人决定放弃他。

  定国郡主从蔡府出来,心情畅快不少,“去,给黎教主下帖子去。”

  嫣儿和嬅儿两个跟出门侍候的大丫鬟闻言,愣怔了下,不过她们两很快就反应过来,立刻派人给黎浅浅下帖子去。

  黎浅浅接到定国郡主的帖子,不禁嘴角微翘,“她竟然给我下帖子耶!"

  “去吗?”凤公子问。

  “去啊!干么不去,去了才知道这女人打得什么主意。”

  凤公子笑,“其实我觉得,她很可能是相中你手里的天宝坊和锦衣坊了。”

  “想跟我合作?”

  “也许。”凤公子分析道,“别以为这些凤子龙孙都很风光,其实他们手里能动用的钱财其实极其有限,皇帝不可能让他们手里有用不完的金银,毕竟他自己要花钱都得被这些王公大臣们盯着,他都做不到为所欲为,又怎么可能让宗室们快活?”

  像荣国公那样,手里有用不完的银子,那得亏贤太妃一早就把府里产业交托给齐氏家主代管着,虽然齐氏家主挪用了不少,但不能否认的是,那些铺子在她手里确实收益良多。

  且因在齐家主手里,皇帝的人管不到她头上去,再加上荣国公得宠,皇帝那些人才睁只眼闭只眼的任由齐家主赚钱。

  可显亲王这样手里有实权的人,他手里的钱粮大概就够养手里那些兵,想养多点兵,对不起,没钱也没粮,显亲王府的女眷们手里是有钱,但想挥霍无度?那是不可能的,定国郡主有封地也有例银,但是身为宗室女,手里的钱要养封地上的人,还有郡主府要花销。

  她手里能有多少钱?

  因此相中黎浅浅手里赚钱的铺子,也是无可厚非。

  其实早在黎漱在国都露面后,就有不少人想要与之合作,谁让瑞瑶教手里赚钱的生意多呢!

  结果荣国公出手了,惨败。

  还失了帝心,连带着府里的产业被转手,这让那些围观群众顿时不敢出手。

  他们等着下一位勇士出头,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再出手不迟。

  这一等,就等到了现在。

  谁让荣国公的教训实在太过惨烈呢!

  “所以定国郡主,就是他们推出来试水用的?”

  “嗯。他们等着看你如何应付定国郡主。”凤公子把玄衣他们才收集到的资料,做了整理之后,才告诉黎浅浅。

  黎浅浅笑,“那就瞧着呗!想跟我合作,还想撬我的墙角,啧!真不知道这位郡主娘娘是打那儿来的自信啊!”

  @b

  (一二中文 www.12zw.com)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