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只是村长在线阅读 - 016 兄弟几人?

016 兄弟几人?

        “大家这么早?”

        刘春来赶到四队时,时间还没到四点。

        公房区域,已经有了不少人等着他。

        冒着黑烟的火把,映照着周围等待刘春来的人群的脸。

        两个装着喇叭裤的麻布包,也已经抬到了外面。

        “春来,这里有些鸡蛋,已经煮好了,你们拿着路上吃。”杨翠花走到春来前面,递给他一个黑色的土布袋子。

        脸高高肿起的田丽,也递给刘春来一串用外壳绿叶子连在一起,却没有全部撕开外衣的嫩玉米。

        “嫩包谷也能吃了,我瓣了几根,煮了你们路上吃。”

        周围还有几人,都是送上了一些寻常难得见到的,好大一口袋。

        “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大热天,这些东西一天就会馊,我妈给煮了好几十个鸡蛋呢……”刘春来能感受到大家的真心实意。

        这一路时间不短,天气又热,煮好的东西很快就会坏掉。

        带上了也浪费了。

        “春来,这些鸡蛋你们带着!”杨翠花态度坚决,把袋子直接塞到了刘春来手上,转身离去。

        田丽直接把手中的一提苞谷放到了刘志强手中。

        “走吧,春来,十多里路呢,别到时候晚了……”刘九娃催促着刘春来。

        刘春来也知道耽搁不得,对着还要塞各种食物给他们的村民说到:“大家都回去吧,最多七八天时间,我们就回来,到时候大家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

        说完,也不管其他,准备背起一个麻布包就出发。

        旁边的杨翠花则是快一步抢了过来,“你没干过这些重活,直接指挥我们就行,下力的活,哪能让你干!”

        “是啊,春来叔,这事儿可不能让你来干……”田丽一脸笑容,也从刘志强手里抢过了那包裤子。

        “让她们送一段吧,免得歇气。”刘九娃提醒刘春来。

        火把照耀的光芒并不远,刘春来打着空手,跟在几人后面。

        刘志强跟刘九娃两人一人提着一堆一个包,连刘春来的刘志强也抢了过去,提着往前给背着两个大包的女人照亮去了。

        公房等着刘春来的人,也默默地跟在后面,一直送到他们走到沟里,进入其他大队……

        “八祖祖,咱回吧,露水大。”公房旁边,黑暗中,一个年轻的声音对着看着火把远去,有些担心地开口。

        “再等等吧。”

        一个破旧的茅草棚子前面,月光下,依稀能看到一个人影,伸长脖子望着已经离开他们沟里的火把。

        “狗曰的刘九娃,运气好!老子下次一定要让春来带上我,哪怕去山城看看,死了也明目了……”

        其他各家,能看到沟里的人家,院子外面都有人望着远去的队伍。

        “他爹,这次说不定春来真的能干成,到时候你可别……”

        “哼!这用得着你个婆娘说?刘福旺是刘福旺,刘春来是刘春来!”

        刘春来一行人走了,四队,却不是那么平静。

        “回去吧!”刘春来不时回头,让跟在后面打着火把送行的众人喊道。

        “没事呢,春来,这阵地里活也不多,我们走走……”

        后面传来了回答。

        “你不用劝,没人想穷。”刘九娃一直跟着刘春来,举着火把给刘春来照亮。

        刘春来看着前面背着大麻包默默往前走的两个女人,心中自叹不如,比这更重的他都能扛起,可背了这么远,也不喊累,要知道这会儿,刘春来就想歇一下了,只能咬牙坚持。

        一直走了好几里地,都已经离开幸福公社,进入望山公社的地界,后面跟着的人,才停了下来。

        刘春来招呼一声后,就急忙往前追。

        “田丽脸上怎么回事?”黑夜中,微风吹拂,有些凉。

        刘春来裹紧了身上的衬衣。

        “娘家没舅子,当年本来是把她说给刘禄喜家老大刘德的,那丫头看上了二弟刘洋……婚后,禄喜家几个儿子闹得厉害,老三跟老四,经常偷趴田丽家的门缝……刘禄喜婆娘这几年一直谋划着让田丽给其他几个儿子一人生个儿子,有了老太太的撑腰,刘家几兄弟经常打架,八祖祖都管不了这事儿……”

        “mmp!”刘春来骂了出来。

        这事儿,以前记忆中可没有。

        这种事情,都能让他遇到,不是说中国只有极少数地方,家里穷或是家里富裕不愿意分家削弱实力,才给几兄弟共同娶一个老婆么?

        共@妻!居然让他直接遇着了。

        “刘洋孝顺,也心痛媳妇儿,一直不敢提分家,其他几兄弟有时候拔门,他就拿刀守着……昨天田丽跟他家老太太打了一架,这一架打得也值得,分家了……”刘九娃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小声告诉刘春来田丽的情况。

        刘春来只觉得心中憋着一股气,很闷。

        “昨天送给你的两只鸡,就是他们分家得到的最宝贵的……”

        “那回来就还给她!”刘春来吓了一跳。

        “那可使不得!田丽现在把所有希望都压在你身上了。你要是还给她,她不愿意接受给兄弟几人当婆娘,只有死……”刘九娃急忙解释。

        刘春来瞬间明白了。

        “很多人,都跟田丽一样吧?”无形的压力,陡然而来。

        哪怕他之前本来就有着无与伦比的信心。

        “杨翠花情况也差不多,如果不是她彪悍……”刘九娃只是提了杨翠花。

        刘春来真心说不出话来。

        估计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才是没人当四队队长的原因!

        难怪老爹开始反对自己来四队。

        难怪刘八爷那成精的老家伙会直接就让他不明不白成了旗手。

        想到这些,刘春来一时间没有注意到脚下,被一块石头绊得差点摔倒,还好旁边的刘九娃眼疾手快。

        “春来,你注意脚下,别摔着了。”

        “九哥,你练过?”肩膀上传来的大力让刘春来疼痛不已。

        “队上不少人都练过,当年可都是立志战场上杀敌立功,光耀门楣的。八祖祖可是高手,要不然,你以为他还能这样硬朗?只不过,从******开始,大家都吃不饱,练了也没用……刘洋如果不是练过,哪里是他其他几个兄弟的对手?田丽那小婆娘都能打倒好几个,不然早就被其他几个兄弟得手了……”

        武术村?

        或许,以后发展起来了,这也是一个发展的方向啊。

        刘春来急忙掏出特备准备的小黑本,让刘九娃给他照着亮,在本来准备记录山城可以利用的机会的小黑本上记下了这三个字。

        “这个记下来有啥用?”刘九娃不解地问刘春来。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或许以后有用呢。”刘春来没解释,“九哥,我去换她们。几个老爷们儿在这里,哪能让两个女人干重体力活?”

        “也该换了。你这空手走路都累,要是累坏了,到了山城,我跟志强可不知道怎么办……”刘九娃没有让刘春来去换。

        火把交给刘春来,他自己上前去换下了两人。

        一路上,刘春来气喘吁吁,两个背着包的女人都没有他这么累。

        “春来,你这样可不行,要是以后讨了婆娘,夫妻生活不协调啊!”见着刘春来这模样,杨翠花打趣起刘春来。

        刘春来差点翻白眼。

        这女人,说开车就开车,让人猝不及防。

        “就是呐,春来叔,你这样,以后咱们婶子会不满的……”田丽也是笑着打趣。

        刘春来根本就不敢接话。

        眼前的这些女人,可不是原本他花钱买别人青春的那些。

        “有你这么跟叔说话的么?”刘九娃背着包,闷声对后面的田丽数落。

        田丽顿时捂着嘴憋着。

        杨翠花倒不在意,跟刘春来一个辈分,“九哥,你是童子功,四五十年的功力,要是有婆娘,都会提你婆娘担心,春来以后要是后院不稳,咱们怎么办?”

        “行了,行了,天亮了,赶紧把火把灭了吧,别到时候晚了……”

        刘春来真惹不起这些彪悍的女人。

        还好,天色已经慢慢亮开了。

        早上露水重,一行人不仅鞋子湿了,就连裤腿都湿透了好长一截。

        “春来,这裤子真的能卖出去?”田丽没有再开刘春来的玩笑,而是忐忑地问刘春来。

        刘春来知道她的情况,没有去夸夸其谈,“这裤子肯定行。山城是西南第一大城,到时候也可以看看还有别的什么好卖的,仅仅是这么点产业,不够!”

        他的话,让田丽安心了很多。

        “我想跟你们去山城!”田丽突然说道。

        刘春来顿时皱起了眉头。

        “从我嫁到刘家坡,连公社都很少去过……我想去看看大城市,八祖祖说,那边各种稀罕玩意儿都有……”田丽鼓起了勇气。

        希望刘春来带她去见见世面。

        如果之前刘九娃没说田丽家的情况,刘春来估计真的会答应。

        但是现在不敢。

        万一田丽就这样跑了,全中国这么大,哪里能找到?

        他刘春来任何计划都没开始,估计都会被打死在这刘家坡。

        “田丽,以后出去的机会很多。”刘春来不知道怎么解释。

        不是他狠心,只有改变村里的落后,这种情况才会被扭转。

        放走了田丽,别说扭转,估计会让整个村子陷入万劫不复的情况。

        没见着,刘八爷都没法管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