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玄天魔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前往魔族!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前往魔族!

        混沌弥天,大道衍生。

        无极古地已是被陈然改造的空前绝后的恐怖,但凡在此地修行的生灵,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提升。

        女帝看着陈然,眼神忽然有些伤感。

        她感受到了陈然悲伤。

        不论是前世,还是如今,命途坎坷的两世让他们都不怎么愿意活着。

        这份沉重如今压在了陈然身上,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

        她已经分不清站在眼前的是魔帝,还是陈然。

        但她知道,她只想跟在他身边,不愿再多想这些事情。

        而此刻,她感受到了陈然那稍纵即逝的死念。

        她微微靠近陈然,从身后将他抱住。

        陈然一怔。

        “魔帝,您一定要好好活着……”女帝呢喃,刻骨铭心。

        陈然眼眸悄然变得柔和。

        他拍拍女帝的手,笑道:“去见见我的女儿吧。”

        接着。

        陈然就是带着女帝去了万仙天舟。

        此时此刻,东皇三族的修士已是在不断恢复。

        他们醒来,只是需要一段时间。

        陈然带着女帝来到了陈仙儿面前。

        她漂浮着,一道道混沌之气缠绕着她的身躯。

        凤凰虚影浮现,古魔虚影嘶吼。

        陈仙儿的苏醒明显比其他人快了很多。

        因陈然已经彻底激发了她的古魔血脉,在这妖魔大地,她将发生巨大的蜕变。

        而这蜕变,也在加速她的醒来。

        陈然眼眸慈爱,轻轻握住了陈仙儿的小手,一道道柔和的气息汹涌入陈仙儿的身体。

        她与他血脉相连,陈然正在用他的意志安抚着陈仙儿。

        “她叫陈仙儿,是我唯一的女儿。”陈然轻声道。

        女帝看着她,眼眸也是悄然柔和。

        “她一定很骄傲有您这么一位父亲。”她轻声道。

        不过,陈然却是轻轻摇头,道:“是我很荣幸能当她的父亲,这是我陈然的幸运。”

        陈仙儿的出生,是他注定要愧疚一生的事情。

        她的出生仅仅是为了给他人做嫁衣。

        因为他的疏忽,凉薄的蝶仙衣怀了她,邪恶的岐凰想要夺舍她而生。

        蝶仙衣不愿陈仙儿出生,视她为耻辱。岐凰想要她死,视她为嫁衣。

        她还未出生,便是受尽痛苦。

        而一出生,蝶仙衣便是避她如蛇蝎,岐凰更是在侵蚀她的生命。

        为了活着,陈仙儿承受了太多痛苦。

        这一点,陈然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他想加倍的疼爱陈仙儿,但却是事与愿违,让陈仙儿承受了太多痛苦。

        他本该是她最坚实的臂弯,却始终没有做到。

        相比十年,他更想为陈仙儿付出一切。

        “我想,她一定也觉得能做您的女儿,是极为庆幸的事情。”女帝轻声道。

        陈然笑着摇头。

        不过下一刻,他一怔。

        陈仙儿的小手动了动,紧紧抓住了陈然的手。

        冰凉的小手中,有丝丝温度传出。

        陈然眼眶顿时微红。

        他轻轻磨砂着陈仙儿的小手,眼中有着太多思念与伤感。

        “仙儿,父亲想你了,快点醒来吧。”

        ……

        数日后。

        陈然去了北妖庭。

        因他感知到太乾妖主似乎即将苏醒。

        罪崖上。

        陈然的身影出现。

        此时此刻,一道道妖念升腾。

        但因罪渊镇山河妖的缘故,这些妖念都被死死压制着。

        陈然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瞬息间。

        妖族气运轰鸣。

        在还呆在此地的山河妖脉修士震撼的注视下,苍穹之上有龙吼回荡。

        一头散发这冲天古老妖气的气运真龙轰然砸落。

        “轰!”

        气运妖龙如入海,一下子就是淹没在罪渊内。

        陈然手捏妖印,猛地一拍罪渊。

        “我以当代至强妖主之念,开山河禁!”陈然大喝。

        “轰!”

        天地轰鸣,万古不动的罪渊恍若狂风暴雨中的大海,翻起了惊涛骇浪。

        “吼吼吼!”

        一阵阵狂吼回荡。

        罪渊…微裂!

        在所有山河妖脉修士头皮发麻的注视下,罪渊好似被撕裂,一道口子豁然出现。

        其中有古老的大山缓缓出现。

        “太乾山,太乾…妖主!”他们震撼了,更是激动起来。

        太乾山上,山海的身影出现。

        他看到了陈然,眼中有着无法磨灭的感激。

        他,对着陈然摇摇跪下,深深三拜。

        “义父!”他大喊。

        此声,他早该当初陈然救他时就说出口。

        此声,是他山海需要用尽全身力气,以及一生去守护的东西。

        他知道,他终将因此而骄傲一生。

        陈然一笑。

        “山海,以后就好好陪你的父母。”他出声。

        “义父,我想陪你征战……”山海急急大喊。

        “相比义父,你的父母更需要你。相比你陪我去征战,义父更希望你有一个完美和平的人生。义父此生多灾多难,我希冀你能好好活着。这,就是你对我最大的报答。”

        陈然笑着,身影却是缓缓消失。

        “义父。”山海大喊,泪流满面。

        “请替义父过一个完美的人生……”

        陈然的身影已是消失,但陈然的声音却是在此地久久回荡。

        山海对着陈然消失的地方又是三拜。

        “生死无念,山海永在。义父,山海会变强,变到最强。等您需要山海时,当赴汤蹈火,义不容辞……”

        ……

        陈然回了南妖庭。

        而当他踏上无极古地时,身躯猛地一震。

        他红了眼眸,嘴唇微微颤抖,却是说不出一个字。

        只因在他前面,一个小女孩看着她,精致的小脸上不断有泪水滴落。

        “父亲。”她大喊,飞到了陈然面前,扑进了他的怀抱。

        陈然紧紧抱住了她,抱住…他的女儿。

        仙儿醒了,再次活生生的站在了陈然面前。

        “仙儿。”陈然沙哑低语,已是有些哽咽。

        “父亲,以后我们都要在一起。”仙儿抬头,眷恋的看着陈然。

        她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

        尽管她此刻更想哭,但她需要在她最敬爱的父亲面前露出笑容。

        因为他的父亲顶天立地,此刻却快要因为她哭了。

        她不想陈然哭。

        “嗯,父亲这次再也不食言了。”陈然重重点头。

        或许…这个承诺在未来陈然依旧无法实现。但此刻,他只想如此说,也只会对仙儿如此说。

        他相信在往后的岁月里,他即使不在了,也会给仙儿一个圆满的未来。

        时间流逝。

        陈然并没有在南妖庭久待。

        在妖族最后的牵挂也了,他知道自己也要去魔族了。

        他离开了妖庭。

        他抱着仙儿走在虚空,步步生莲,天地万妖开道。

        他的魔念在升腾。

        他的眼神幽深如沧海,星空,诸天……

        “古老的宿命终于要拉开序幕了……”

        “古魔衰亡,封魔古念,是谁在算计谁,又是谁在布千古大局……”

        “我陈族的兴衰,生来既定的宿命,又是谁在主导……”

        “我陈然如今归故土,临魔族,当主宰一切,踏碎一切!”

        陈然一步一步走向魔族。

        他肆意乱舞的苍白长发渐渐染上了黑色。

        当他踏临魔族的刹那,长发…已如墨!

        时隔三千年,碎月出,丹武藏,黄泉恶,青凰战,轮回争,妖魔斗……他陈然的长发终于不再白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