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修仙小村长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筹码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筹码

        “你想威胁我?”

        洛川声音极冷,慢慢没了漫不经心的模样,换之是不容冒犯的仙帝之态。

        陆行云暗自惊讶,这个洛川怎么会这么强?

        分明已经超脱了地球境界限制。

        忙打哈哈:“洛先生,你误会了,我就是好奇多嘴一句。

        我的意思是海伦留在你身边,你才最能放心。”

        他的目的是为了拉洛川加入,并不想翻脸。

        “她?”

        洛川面带嘲讽:“你觉得她把事情说出去又如何?

        沃夫家族真能把我怎么样?”

        他只是不想沃夫家族对他的产业发展大计造成影响,真动起手,他并不怕。

        海伦抬起头,她的自尊心从没有如此挫败过,跪地道歉,甚至听师父的话给人当奴婢,还被人轻视。

        洛川即便是超级强者,哪又怎样?

        她自认已经得到教训了,凭什么还要揪着不放。

        “当然,洛先生有天人手段,什么仇敌都不在乎。”

        陆行云脸色不变:“我们纯粹是来道歉的,我发誓,绝对真诚,海伦,从现在起,你就是洛先生的奴婢了。

        如果洛先生赶你走,你就死在他面前。”

        “是!”

        海伦眼圈微红,她何时受过这份屈辱。

        “洛先生,任打任罚,随你便。”

        陆行云笑道:“海伦是个可怜的孩子,从小受了不少苦。

        跟着我学艺多年,我教导不周啊。”

        就是在告诉洛川:反正海伦交给你了,就算你真的狠心对她不好,我也不说什么,只要你良心过得去。

        洛川也明白,什么把海伦交给自己当奴婢?

        一方面是监视,另一方面是利用海伦拉近关系。

        再看章坤在旁,一言不发,神情落寞,这家伙喜欢海伦多年,即便对海伦失望,但那份心思怎么可能一下子断了。

        “那就这样吧!”

        洛川眼珠直转,陆行云打鬼主意拉他“上船”,他何尝没有筹码呢,嘴角翘起:“章兄,驱除了魔气,你的修为就算没有大的进步,也可以保证不会退步。

        加油!”

        陆行云狐疑的撇了章坤一眼,镇守修魔者封印,沾染魔气,他也是知道的,即便是他,也要花不少精力镇压,不然也会妄念大生。

        章坤稍有惭色,躬身道:“师父,洛兄……洛先生掌握罡雷之力,能把魔气驱除消灭。”

        “海伦,送客!”

        洛川掌握了主动,不等章坤说完,怪笑一下,回房睡大觉。

        陆行云急了:“洛先生,咱们商量商量……”魔气沾染,干扰修炼,可是所有参与镇压修魔者封印的人,都要面对的难题。

        “海伦小姐,别忘了你师父把你给我当奴婢,无情无义啊,你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

        洛川蒙着头叫。

        海伦委屈愤懑的缓缓关上门。

        门外,陆行云大发脾气,抽了章坤一巴掌:“你搞什么?

        如此重要的事情居然不对我说?”

        “师父……”章坤委屈可怜:“洛兄身怀奇功,如果让修魔者知道,肯定会重点针对他,我不能对不起朋友。”

        “连我也瞒着,你个不识数的,我还得叫他一声先生,你居然和他兄弟相称,长本事了?

        你和海伦越来越不像话,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陆行云一步一踹,赶着章坤走了。

        洛川手里筹码太大,他陆行云不能一个人吃亏,得把其他国家的老古董们一起拉上,全面谈判。

        而房间内,海伦无所适从的站在一边,她压根不知道奴婢要做什么。

        洛川钻出被子,坐在床边打量,海伦之前伙同芬恩想要他的命,却被芬恩暗算,陆行云倒是有些本事,把这女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想来也是海伦的造化。

        但让他坦然接受海伦留在身边,却是没道理的。

        坏坏一笑,倒是有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海伦打了个哆嗦:完了,这姓洛的肯定要使坏。

        “去,给我把衣服洗了。”

        “洗衣服?”

        海伦以为自己听错,修仙者需要洗衣服吗?

        她对洛川换下来的衣服,打了个净衣诀。

        眨眼,所有衣服干净如新。

        洛川摸着下巴:“还有这招?

        省水省电费哪。”

        他存心难为:“我让你洗衣服,你偷什么懒?

        床单被罩全都洗了去,我喜欢手洗,柔顺的感觉。”

        “不是有客房服务吗?”

        海伦知道他在刁难,忍不住顶嘴。

        洛川板起脸来:“那我要你有什么用?

        陆行云没交代过你要干什么吗?”

        陆行云倒是说过,海伦的任务是让洛川神魂颠倒,以谋大计,也是将功赎罪,可眼下,连博取好感都难。

        “还不快去!就在这洗手间,好好干活!”

        洛川催促。

        “有专门的洗衣房啊!”

        海伦不满又不得不遵从。

        洛川就是让海伦觉得委屈,也是帮章坤一把,当红娘的小成就感忍不住窃喜,又寻思海伦好想对章坤没感觉,究竟算不算强行拉郎配无所谓了。

        大比利来通知他下午有半决赛,对手是个韩国名将,千万不要迟到。

        洛川实在提不起兴趣,随口应了一声:“知道了。”

        又问:“诺曼有没有说过这次是几招?”

        大比利挤眉弄眼:“洛先生,这次没多少人真正的重视比赛,赌的韩国人要在擂台上待多久。”

        “这不一样吗?

        告诉诺曼最多十秒。”

        洛川索性拿功德当投资,明目张胆。

        “不,诺曼先生赌的是三十分钟?”

        “看不起谁呢?”

        洛川不信有人能在他手底下坚持半个小时。

        大比利给他递烟:“不,不,洛先生,这里面的道理很复杂,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太无耻了!”

        海伦听到他们的谈话,忍不住唾骂,你好歹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修仙者,居然和人合谋利用格斗大赛赌钱,这场大赛好歹是为了地球联合防御挑选后备军哪,怎么被人这么不当回事。

        “你有意见?”

        洛川毫不怜香惜玉,一个脑瓜崩打在她头上。

        海伦怒叫:“你别太过分。”

        “怎样?

        想动手?

        因为我抽你一巴掌,你又是设计,又是拉帮手,想要我的命,现在呢?

        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

        海伦气的咬牙。

        “我就喜欢你恨我入骨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洛川稍释放点压力,便使伤势没有痊愈的海伦嘴角带血:“还瞪,别忘了,你是我的奴婢。

        陆行云那老头都不在我眼里,我要不高兴,连他一起收拾。”

        “啊——”海伦气的把手中的床单一撕两半。

        洛川竖起大拇指:“好力气,在我回来之前,恢复原样。”

        弹指一道灵气落在海伦身上:“这是对你的惩罚,来客人了不知道端茶倒水?

        让你洗衣服就知道洗衣服吗?

        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别想逃跑,别想叫人,你、蝼蚁而已。”

        海伦全身微疼,明白洛川在自己身上留下了印记,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在洛川掌握中。

        无助跌在满是水的地板上,再没有自傲的资本。

        “他就是个恶魔,谁来帮帮我!”

        没人听到她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