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农门娘子有点彪在线阅读 - 第359章、没观众我不演

第359章、没观众我不演

        在穆夫人和上官大人再次商议之后,又过了半个时辰,苏婳终于姗姗来迟的出现在了上官府邸后门。

        大门的侧门都不让她走,让她走后门,固然是因为做坏事不能让大家看到,另外也是因为他们的傲慢,看不起苏婳。

        苏婳可不介意这些,当她打定主意一定要利用这次事情好好给孩子们上一堂课之后,她还巴望不得多发生一些令人发指的事情呢。

        一会儿穆夫人他们折辱她越厉害越好,这样给孩子们留下的印象才能深刻,才能激励他们奋发图强,让他们将来懂得遇事能多个心眼儿。

        木吉直接把苏婳带到了偏厅,这个事情原本上官濡是不适合出面的,但他又不放心穆夫人一个人做这个事情,所以还是换了常服坐在穆夫人旁。

        “怎么现在才来?”穆夫人只当没看到苏婳,闲适的斜靠在椅子上,望向木吉。

        木吉似有心理阴影似得脸皮颤抖了几下,“苏姑娘吃饱了才过来的。”

        穆夫人呼吸一窒,又觉得这个答案又在意料之中,但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有心情吃饱了才过来?

        这么一想,让她着急、紧张的目的根本就没达到嘛!

        气死人了!

        “有你这么当姐姐的么?弟弟被绑了,你丝毫也不心慌,也不怕弟弟有个闪失。”穆夫人像个大家长似得责备着苏婳。

        作为绑匪的人有脸这么问她,苏婳也是感叹穆夫人的厚脸皮了,“你想要我的糖厂,自然不会动我弟弟。”

        面对一点都不紧张、害怕、哭着跪下哀求她的苏婳,穆夫人一点成就感也没有,“这就是你求我放人的态度?”

        刘嬷嬷了解穆夫人的心思,当即上前一步呵斥道,“跪下。”

        跪?

        弟弟都不在这里,她跪什么,真的跪了,不是白跪了么?演给鬼看啊。

        苏婳挺直了腰杆,“我觉得,你们是叫我来做交易的吧,我一手交秘方,你们一手放了我弟弟,这等公平公正的交易,为何要我跪下呢?难道我跪下,穆夫人就会直接放了我弟弟?”

        穆夫人气得胸口上下起伏,端出气势道,“我是县令夫人,他是县令大人,你一个平民,见了我们,难道不该下跪?”

        她这么一说,在一旁的上官濡都禁不住脸一红了,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苏婳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穆夫人,会有县令绑了无辜的孩子,强迫孩童家人与之做交易的么?这是不入流的绑匪行径吧。

        况且我也没报官,这事情见不得光,在这个事情上您不是县令夫人、他也不是县令大人,我又没想在公堂上求个真相、我们就按照私了的方式去解决咯,你让我跪父母官,那不是侮辱大人么,人家上官大人都没穿官袍呢。”

        “你!”穆夫人气得摔杯子,指着木吉就想让他教训苏婳一顿,这野丫头当真没一点教养,弟弟都在她手里捏着,还来逞强斗嘴。

        她应该跪下求饶的!

        “住口。”上官濡知道,自己留下来果然是对的,他们的胜算这么大,夫人也能在这等优势下被一个野丫头抢了先机。

        “她对我们如此不敬,你却叫我住嘴?”穆夫人不服气看向上官濡。

        上官濡眼珠一转扫了刘嬷嬷一眼,刘嬷嬷当即上前扶着穆夫人坐回椅子上,小声提醒道,“夫人,咱们可不能自己人先打了起来啊,让老爷来处理吧,后面有的她受的,让她再逞一时会儿威风。”

        也是,现在她多嚣张,一会儿就会多狼狈,穆夫人想着苏婳一会儿手筋脚筋被挑断后的模样,就心中畅快。

        乖乖坐在一旁看着上官濡和苏婳谈。

        “苏婳姑娘当真女中豪杰,好一张伶牙利嘴。”

        “不敢当不敢当。”苏婳不好意思的连连摆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伶牙利嘴欸,以前大家都说她嘴巴笨来着,她能当作上官濡是在夸赞她么?

        穆夫人被她这反应搞得满头雾水,她当真听不懂夫君是在讽刺她么?当作夸奖是什么情况。

        上官濡毕竟为官多年,见的人形形色色,当即也差不多了解苏婳是什么人了,直接进入正题道,“既然苏姑娘心中已然明白我们要什么,我就在此保证,只要苏姑娘献出熬制白砂糖的秘方,我们一定会把苏臻还给你。”

        “把我弟弟完完整整、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还给我。”苏婳补充上一句。

        “当然。”上官濡微笑着应下。

        苏婳早就期盼着一会儿的戏了,连忙催促道,“那好,现在带我去见我弟弟吧,见到货,不是,见到人我就立刻把秘方交给你们。”

        上官濡在一旁提醒道,“不止秘方,还有制糖厂。”

        “只能一物换一物吧,上官大人想要的东西这么多,是不是太贪心了?”

        上官濡依旧那么一副好官的做派,儒雅斯文的问道,“难道苏姑娘心中只有弟弟一人?程经锐、许深、程经略他们就不管了?到时候苏姑娘如何与他们的家长交待?”

        “我还没看到孩子,我什么承诺都不做,先给我看到他们。”呸,现在在这里承诺,有个什么用,孩子都不在这里,苏婳现在愿意配这两个自大的人演戏,还不全是为了弟弟们,观众都没在,她干嘛受这个委屈。

        原本成竹在胸的上官濡不明白,为什么好好配合的苏婳突然就不配合了,难道她当真不在意除了弟弟之外的人?

        这么一想,也不奇怪了,毕竟谁会为了别人的孩子舍弃自家家常。

        也罢,或许让她过去看看那几个孩子,到时候让手下揍其他孩子,能激发她一丝愧疚感。

        就算她心硬,她弟弟和那几个孩子可是好朋友,一个好姐姐,定然不希望自己弟弟对自己失望的吧。

        虽然是能用她弟弟强迫她签订所有的不平等条约,她一个没权没势没后台的小姑娘怎么也强不过他们,但是她现在配合态度这么好,他没必要逼急了她。

        像她说的,当作交易,一物换一物,也够了,这么不闹不哭苏婳,让上官濡觉得这事儿挺好解决的。

        “好,木吉,你过去把孩子们带过来。”

        “是,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