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仙魔同修在线阅读 - 第3645章 大隐于市

第3645章 大隐于市

        “什么?

        云姨死了?

        死在我师父之手?”

        上官玉听到这个消息,宛如五雷轰顶。

        说真的,她并不恨流云仙子,甚至有些感激。

        如果换做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让一个知道自己儿子身世秘密的人活着的。

        流云仙子没杀她,这已经对她网开一面。

        凤仪与上官玉在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与上官玉很熟悉,便将当初在轮回峰上发生的是事情,简单的和上官玉说了一番。

        当听到叶小川为母报仇,杀死了乾坤子时,上官玉的嘴角忍不住的抽动一下。

        然后,泪水就开始流过脸颊。

        不论乾坤子在别人心目中是怎么样的人,在上官玉心中,始终是授业恩师,是如父亲一般的亲人。

        见凤仪说的差不多了,玄婴再度开口,道:“王在山,送上官姑娘出去吧。”

        王在山点头,道:“上官姑娘,请。”

        叶小川是魔子的身份,如今早已经人尽皆知,上官玉没有必要再继续留在这里了。

        玄婴这种人物,是不会杀一个小姑娘的。

        放上官玉是唯一的结局。

        上官玉失魂落魄的跟着王在山离开了寒冰玉洞后,玄婴手指一弹,一道白光出现,白光中包裹着一具被冰封的尸体。

        流云仙子。

        本来流云仙子的尸体,是在天问手中,后来玄婴给要了过来,带回了须弥戒子洞。

        流云仙子的法身慢慢的落在了寒冰玉床上。

        躺在这张寒冰玉床上,流云仙子的尸体就算过去十万年,百万年,也不会有任何变化的。

        玄婴看着宛如入睡一般的流云仙子的脸颊,缓缓的道:“流云,我带你回来了,以后你就睡在这里。

        我答应你,一定找到你的儿子叶小川。”

        说完,转身对身后几人道:“戒子洞里还有许多山洞,以后你们在这里时,就住在其他山洞,这间山洞不得随意进来。”

        众人点头。

        很显然,这间山洞已经成为了流云仙子的墓室。

        黄昏时,说书老人扛着竹竿布幔,拎着一袋米,一步三晃的回来了。

        一进院子,就看到在院子里正在爬树的饭桶,他道:“丫头,你怎么还没有将这只饭桶赶走啊!爷爷每天说书算命挣的这点银子,还不够它塞牙缝的呢!赶紧把它赶走!”

        一个陌生的女子从厨房里走出来,身穿朴素的衣裳,头顶上还带着布巾,皮肤黑黑的,乍一看就像是关中常见的农妇。

        只是她的那双眼睛,说书老人道:“你谁啊?

        这院子的主人不是都死了吗?

        小楼呢?

        小楼!丫头……”陌生女子道:“爷爷,别喊了,我就是小楼啊!”

        一听声音,还真是小楼的。

        说书老人立刻明白了过来,丢掉米袋与竹竿布幔,走到元小楼的身边,转着圈的打量着元小楼。

        啧啧的道:“千面门的易容术果然厉害,连老夫的眼睛都差点骗过去了。

        不对啊……丫头,早上你是不是会错意了?

        我是让给你叶小川易容,你怎么给自己也易了容?”

        元小楼道:“我也在轮回峰上露过面,万一被认出来了,可就害了你与叶公子。”

        说书老人道:“易容你也给自己易成一个美女啊,你现在的样子,比以前差远了。”

        元小楼认真的道:“易容之术的关键不在于技艺,而是在与模仿,如果易容成太出挑的人物,会招来很多眼光,如此被看破的机率就大许多。

        如今我们是在躲避天下人,只能将自己易容成不起眼的普通人,这样那些想要追寻我们的人,难度就更大了。”

        说书老人想了想,觉得元小楼说的很有理。

        要是易容成花无忧、瑶光那样的帅哥美女,走在大街上太引人注目了,想不被人发现都难。

        想要隐藏一片树叶,最好的方法就是将它藏在森林里。

        想要隐藏一滴水,最好的方法就是将它丢进大海里。

        人类的先民创造出了一句话,小隐于野,大隐于市。

        想要躲避别人的追寻,一个人藏在荒郊野外,这是下策。

        想不被天下人找到,最好的方法就是将自己隐藏在繁华的闹市里。

        说书老人自然懂得如何将叶小川藏起来,所以他选择先在长安城外的蓝田县落脚,等叶小川醒来之后,就去长安城,或者去京城。

        反正哪里人多就往哪里去。

        天黑了,吃完晚饭后,三人一国宝在院子里乘凉。

        元小楼很有手段,本来这个院落里杂草与落叶齐飞,现在被她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由于杂草最易滋生蚊虫,元小楼花了一个下午,在院子与各个房间撒了许多修真者专用的五毒粉,将蚊虫全部熏跑了。

        坐在院子里,说书老人望着星空,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果子酒。

        元小楼则是坐在叶小川的身边,用扇子给叶小川扇风。

        饭桶也老实了,将自己挂在了院子里的那棵歪脖子老树上荡秋千,只是时不时院子里会发出噗一声闷响,那是饭桶从树杈上掉落下去发出的声音。

        说书老人目光凝聚星空许久,发现那轮血月尚在,只是光芒太弱,所以不易被肉眼察觉。

        血月没有彻底消失,这就是一个好现象,说明苍天博弈尚在继续,叶小川没准还有转圜的余地。

        欣赏完了血月,见元小楼一直在给叶小川扇风,这让说书老人很不满。

        道:“丫头,你别光顾给叶小川扇扇子啊,你爷爷我也热啊。”

        元小楼道:“叶公子现在没了修为,这么热的天,我不给他扇风的话,他身体会吃不消的!爷爷,你又没昏迷,热啊,自己冲个凉水澡去啊。”

        说书老人翻着白眼,起身道:“不早了,我进屋睡觉了,你别整个晚上给他扇扇子,多累啊。

        你打几桶水,用掌力凝聚成冰,放在屋子里,屋里就凉快了。”

        元小楼眼睛一亮,这还真是好法子,赶紧跑到厨房拎着两个大木桶出来打水。

        饭桶似乎也累了,看到说书老人要进屋睡觉,它赶忙跟上。

        说书老人踹了它一脚,道:“老夫喜欢睡单间,你去找丫头吧。”

        饭桶就屁颠屁颠的去找元小楼。

        正在井口边打水的元小楼开口道:“晚上我要照顾叶公子,你太闹腾了,别跟着我睡啊!”

        饭桶很无奈。

        都不要自己,算了,天这么热,自己还是睡在凉快院子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