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欧皇崛起

第1654章 又是一年秋收时

欧皇崛起 太上老牛 3302 2019-07-11 21:06

  正文

  占坑,只占10分钟,10分钟后改回来,请10分钟后刷新,见谅!

  ――――――――――――――――――――――――――――――――

  法国人人口构成很复杂,它的原住民是高卢人。所以,后来法国又被戏称为“高卢雄鸡”。但高卢人先是被罗马帝国征服,开始罗马化。随后,随着罗马帝国的崩溃,又被日耳曼人入侵。

  而法兰西这个名字的来源,就来自于入侵法国的最主要的一支日耳曼人――法兰克人。不过,法国终究是高卢人为主体的,法兰克人虽然征服了法兰西地区,可因为人数不占优,所以,渐渐和高卢人融合了。就连语言,也开始相互影响。最终,法兰克人使用的日耳曼语和当地高卢人使用的拉丁语融合,变成了另一种语言――罗曼语,正式名称是法语。

  或者说,法兰克人征服法国,有点像满清入关,但又大不一样。满清入关,人数太少,本身又没啥文化底蕴,所以除了难看的辫子头和服装外,其实文化上被汉人同化了。

  而法国不同,法兰克人可是在法国站稳了脚跟。而且,法兰克人虽然人数占劣势,可也不像满清那样十几万人对上汉人几千万。所以,双方的融合,并没有谁比谁强太多的问题。或者说,当时的法兰克人和高卢人,都是文盲一样的货色。所以,两大族群融合时,只能相互妥协了,然后得到一个既不日耳曼,又不拉丁的法语,属于两种语言的混搭型。

  举个简单例子,这就像中文和日语混搭。一个人发怒了,大叫――“八嘎,俺要嫩死你!”……就是这么不伦不类……

  而从种族上来讲,目前法兰西民族尚未形成。法国北部地区主体人口还是法兰克人和高卢人的混血,而南部地区,则主要是高卢人后裔。此外,东部边境地区还有不少勃艮第人(也是日耳曼人)后裔,西南部地区也有部分巴斯克人……

  法国人南北真正开始融合,还要感谢英国人。通过“百年战争”,法国北方的日耳曼、高卢混血种和南方的高卢种才开始统一,并开始融合。

  只是,北方日耳曼、高卢混血种在政治上的优势太大。所以,后世的法国,以北方法语为主,南方高卢语渐渐被巴黎方言的法语取代。

  法国的南北大融合,是从英法百年战争结束后开始大踏步前进的。之前,南北差异还很大。而现在百年战争结束不过才几十年,南部地区还很高卢化,但受到大巴黎为主的北部文化的影响正在加深……

  ……

  也就是说,眼下的法国,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语言文化。不只是南北有差异,东部边境地区差异也很大。比如东部边境的勃艮第人,情况更复杂。原本勃艮第公国的臣民,血统很复杂。他们最早是日耳曼人的一支勃艮第人的后裔,但来到法德边境一带后,后来又和法兰克人及高卢人通婚,形成了三大血统的混杂。当然,因为三系血统中有两系是日耳曼血统。因此,日耳曼文化保留得较多。而且,当地和德意志地区紧挨着,受到德意志文化的影响也很大。

  而且,这个时代,勃艮第是欧洲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地。在波尔多地区的葡萄酒崛起前,勃艮第才是欧洲最有名的葡萄酒产区。而且,后世很多顶级酒庄也是在勃艮第大区。在勃艮第葡萄酒面前,波尔多葡萄酒就是个弟弟。眼下,波尔多地区的葡萄酒,只能算中下等,上等的葡萄酒在勃艮第。

  而因为处于法德边境,加上德意志的贵族和教士们也很青睐勃艮第地区的高档葡萄酒。所以,勃艮第地区和德意志地区的来往非常密切。很多勃艮第人,不但会**语,也会讲德语。

  马林派去勃艮第地区采购葡萄酒的间谍,就是一名既会讲德语,又会**语的勃艮第人。不过,那人是目前在哈布斯堡家族控制下的弗朗什孔泰地区的人,以前也是大勃艮第公国的。目前,弗朗什孔泰处于哈布斯堡家族的统治下,官方语言是德语。所以,在弗朗什孔泰招揽懂得德语和法语两种语言的人才很容易。

  而因为受到德意志地区影响很大,加上被并入法兰西王国也才几十年,也就是在1477年勃艮第公爵大胆的查理战死后才吞并的。因此,原勃艮第地区还没有完全融入法兰西文化圈,而是兼受法兰西和德意志文化的影响。比如农奴制,在勃艮第地区就还比较普遍。而科勒手下的间谍,也是在勃艮第公国的地方见到集市上有农奴男孩出售的。

  而且,勃艮第公国地区,也就是后来的勃艮第大区,是个人口稠密的地区。不过,除了西北角巴黎盆地范围内的地区,其他地区多半是高原和丘陵。不然,也不会无奈种植葡萄。因为,葡萄是不需要平原的,在山坡上种植非常合适。

  可是,因为农田稀少,在这个农业时代,养活的人口就不多了。当地百万人口,多半从事和葡萄酒有关的行业。很多庄园农奴孩子生多了,只能想办法把孩子送到别的庄园,或者卖掉给人当仆人。不然,自家也养不活。

  据说,勃艮第地区每年都有几千多余的人口被庄园主们换来换去,或者,被迫远走他乡谋生。

  ……

  听说了这一切后,马林顿时就动了心思,打算买点勃艮第男孩回来,然后,培养成需要的男劳力。在这些勃艮第男孩成长的几年里,马林完全可以派人一边教他们德语,一边进行洗脑教育,使之忘记过去,忠于自己。

  这个年代,法国可没有什么民族主义,也没有一个叫都德的大忽悠。所以,马林大可放心地将那些法国少年培养成自己需要的劳动力。

  事实上,这本来就不是什么稀罕事。比如,英格兰这些年来,就一直在挖佛兰德地区的墙角,招募当地的毛纺工匠和毛纺工人。要不然,英格兰的毛纺业也发展不起来。

  而新教战争的时候,很多新旧教派的宗教难民,也在德法两国之间不住迁徙。总之,这是一个不那么讲究民族的年代。只要有饭吃,一般老百姓才不管在哪个国家生活呢。当然,这个年代的欧洲,不同宗教的人是很难共存的。像土耳其,就因为是不同宗教的,被全欧洲的基督教国家联合起来针对。至于民族,反倒是次要的。

  忽然,马林想起来,埃及马穆鲁克骑兵,貌似就是用切尔克斯人奴隶培养出来的死士级别的骑兵。

  @b

  (一二中文 www.12zw.com)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