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法爷的英雄联盟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重逢

法爷的英雄联盟 夜隐枭 3768 2019-06-13 03:49

  虚空虫的数量还是很有压力的――尤其是在狭小的地下,罗德很多法术都不怎么好施展,这可不是有敌我分别的游戏,如果罗德真的火力全开,恐怕卡萨丁也会被烧焦。

  而同样的,担心唤醒虚空意志的卡萨丁也不敢贸然进行空间行走,两个人只能用最基础的手段来对付这些蜂拥而至的虚空虫,当地面上再没有能够蠕动的残肢后,罗德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真恶心。”

  然而另一边,卡萨丁显然不在意踩在黏糊糊、湿漉漉的虚空虫体和几丁质混合物的地面上令人作呕的触感,他第一时间开始四下寻找起了可能藏人的地方,但却没有收获。

  就在卡萨丁的情绪逐渐低落了下来的时候,罗德却仿佛发现了什么意义,顿了顿法杖,又一次释放了光照术。

  在强光的照射下,卡萨丁敏锐地发现了一处光线微妙的扭曲,他死死盯着那里,只要一个窈窕的身姿从隐身之中出现。

  “还是挺敏锐的嘛,罗德先生。”卡莎挥了挥手,轻快地向罗德打了个招呼,“怎么,你在地面上已经准备好向虚空发起攻击了?这可比我想象的快多了――唔,你们的动作也真够麻利的……”

  “唔,那倒是还没有。”罗德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虽然我已经在努力构建一个足够对抗虚空的联盟了,但这毕竟需要时间。”

  “那你跑到艾卡西亚干什么?”听罗德这么说,卡莎的语气之中也带上了些许微妙的担忧,“最近虚空的活动已经越来越剧烈了,我甚至已经不能维持瓦罗兰很虚空之间的界限了,针对虚空的投喂越来越多,现在正好你来了――你最好找到那个始作俑者,否则这里密密麻麻的虚空生物很有可能离开地下。”

  “我知道,我也一直在关注着那个家伙。”罗德点了点头,语气之中有些无奈,“实际上,就在一个多月之前,我差点就逮住了他――可惜这家伙实在有些狡猾,找了个虚空之魇顶缸……先不说这个了,瞧瞧这是谁。”

  说着,罗德一把将卡萨丁拉到了自己的面前――为了拉动穿着铠甲的卡萨丁,他甚至悄悄给自己施加了一个巨力术。

  “……”

  卡莎看着卡萨丁,一辆懵逼――这个大铁皮罐头是怎么回事?

  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号人物了?

  卡莎努力地回忆着之前罗德带来的几个人,但其中显然没有一个套着铠甲的家伙――就算有,卡莎也和他们不熟啊!

  下一刻,就在罗德想要进行一下久别重逢的介绍时,卡萨丁却突然开口了。

  “感谢卡莎小姐。”卡萨丁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你救了我的女儿,将她从虚空的魔爪之中夺了回来,我由衷的感谢你……”

  听卡萨丁这么说,卡莎眨了眨眼睛,然后一脸的恍然――在地下的时候,她的确拯救了不少和自己有着相似命运的孩子,那些被虚空祭品裹挟进来的小家伙总能让卡莎想起自己,所以每次只要能够出手相助,她从来都没有袖手旁观。

  所以……看来这是一个孩子被自己拯救了的家长。

  “哈哈哈,这倒是没什么。”

  从来没有被人感谢过的卡莎有些手足无措,她有些尴尬地背起了手,然后忽然又意识到这样似乎不怎么礼貌――然后,就在她打算再说点什么的时候,罗德毫不客气地揭穿了卡萨丁的伪装。

  “怎么,一路来的时候心急火燎,现在却怂了?”

  “……”卡萨丁沉默不语。

  “???”卡莎一头雾水。

  “你不知道怎么开口,对吧?”罗德看向了卡萨丁,“那好,我来说。”

  说话间,罗德直接从自己的空间背包里,掏出了卡萨丁暂存在他这里的一幅幅画像。

  “这位用海克斯心脏替换了自己心脏、一心打算向虚空复仇的家伙,名叫卡萨丁――没错,卡斯-塞-阿-迪恩,卡萨丁!”

  听到了这个名字,卡莎淡紫色的瞳孔瞬间张大,心跳也几乎停了一拍。

  “一个倒霉的、以为失去了妻子和女儿的男人;一个打定了主意要找虚空复仇的复仇者;一个为了复仇接受了不稳定海克斯改造的家伙。”

  “当然,也是一个终于见到自己女儿之后,不敢开口相认的混蛋。”

  “能……拿下面具,让我看看吗?”地下深处的虚空之地一片寂静,卡萨丁和卡莎无言对视,良久之后,卡莎哑着嗓子,终于有些迟疑地开口,“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面具连接着气管,已经摘不掉了。”卡萨丁语气莫名的充满了平静,“这副铠甲是打不开的……”

  “别找借口了。”眼见着卡萨丁还想要逃避,罗德毫不犹豫地戳穿了他的伪装,“别以为我不知道,海克斯工程学科不会出产一件打不开的面罩――我见过比你这夸张得多的海克斯改造,一样能够拆卸、清理和整修。你可不是一个贸然送死的家伙,这套装备绝对能够修理!”

  罗德的话堵死了卡萨丁最后的退路,在卡莎期待的眼神下,他收起了冥界之刃,然后将右手伸到了背后,默默拨动了一个开关。

  “嗤――”

  强压泄出,罗德赶紧布置奥术力场维护卡萨丁的安全。

  在压力倾泻完毕之后,卡萨丁终于将手伸到了自己的脑后,摘下了面罩。

  双眼已经改造为了海克斯义眼,鼻子的导管和铠甲内的气循环相连――而为了完成这一系列的改造,一张脸上的刀疤纵横交错。

  也许是因为长时间在虚空之地行走的缘故,有一些伤口的边缘以及开始泛紫,如果不是海克斯改造所用的材料足够可靠,这些刀疤之中,有三分之一会溃烂。

  海克斯改造将卡萨丁的容貌固定在了数年之前,但也让他距离“人”越来越远。

  “丫头,好久不见。”

  看着这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庞,听着这沙哑而熟悉的声音,卡莎这一刻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她扑在了卡萨丁的怀里,终于泪如雨下。

  “沙漠记得你――爸爸,凯莎也记得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