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木叶之鼬神再现

第三十一章 异感

木叶之鼬神再现 时间流转 5228 2019-06-08 15:37

  第三十一章

  “抱歉,琳,已经这么长时间没来看你了。”

  一身暗部服饰的白发少年将手中的花束放在墓碑前。

  卡卡西不仅戴着黑色的面罩,遮掩了自己的半张脸,护额也是斜了下来,挡住了左眼。

  以他的实力,本应该立刻发现此时墓园入口处的鼬。

  可他竟是就这样静立在了原地,右眼眼帘低垂,眼眸中神情黯然。

  “那就是卡卡西死去了的同伴的墓碑吗?”

  鼬站在原地,并没有上前去打扰卡卡西。

  墓碑前,身形消瘦的少年呆呆的站着,低着头颅,那背影显得孤寂、落寞...

  从前在暗部鼬曾和卡卡西共事,一起执行过数次任务,但他却从来没有想到过,那个手段凌厉果决的卡卡西,在一个人的时候竟然会是这副模样。

  卡卡西站了很久才逐渐地回过神来,低声呢喃道:“琳,我过段时间会来看来你的,在我离开之前,还有一件高兴的事要告诉你...”

  呼!

  他本来还有话要说,但这时墓园中忽然刮起了一阵强风,吹得周遭的花草树木皆是飒飒作响,发出“挲挲”的声音。

  鼬手中捧着的花束也是发出了声音。

  卡卡西立刻通过这声音判断出了鼬的位置,他回过身子,这才是注意到了墓园入口处的鼬。

  直到他望过来,鼬冲着他露出和善的笑容,紧接着向着墓园中走去。

  原本卡卡西要告诉琳的事情属于机密,所以他回应般的冲着鼬轻轻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着琳的墓碑,道:“刚才说的事情,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

  “在离开之前,我还得去看看他。”卡卡西朝着墓碑鞠了一躬,然后走到了另一块墓碑前。

  在那墓碑前停留了一下,然后向着墓园外走去。

  他正好是和走过的鼬搽肩而过。

  卡卡西走出墓园,鼬则是走到了他最开始停留的琳的墓碑前。

  而此时正对着墓园外的树顶上,正隐匿着一道披着黑色衣袍的身影。

  他戴着带有黑色纹路的棕黄色独眼面具,只露出了右眼。

  面具男注视的方向,同样是琳墓碑的方向。

  “野原琳...”

  鼬注视着墓碑上的名字,微微蹲下身子,在墓碑前方的石台里,保存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一个十二岁左右的短发女孩,长相很可爱。

  女孩笑的很开心,虽然仅仅只是照片,但是看着她的笑颜,就能够给人心中带来温暖的感觉。

  鼬不禁是皱了皱眉头,心中感到了一些惋惜。

  由于战争,不知有多少像琳这样大的孩子在这种年纪就失去了性命。

  生命会诞生,生命亦是会死去。

  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正是因为如此,鼬当初才会选择接受了村子高层委派的任务。

  鼬不想看到因为村子高层和宇智波一族之间的争斗成为导火索,再一次的爆发战争。

  到那个时候,无论结果如何,最终遭受伤害的只会是更多无辜的生命。

  又不知会有多少像琳一样的女孩,生命最终定格在了本该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年纪。

  墓园外,面具男望见停在琳墓碑前的鼬,眼睛微眯。

  “那个小子,是宇智波一族的人?”

  看着团扇形状的家徽,他心头暗自沉吟,据他所知,除了自己,琳活着的时候,再没有和宇智波族中的其它人有过交集才对。

  就在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鼬身上之时,琳的墓碑前,鼬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他也说不清这样的感觉,但就好像有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心怀着怪异感觉的鼬缓缓转身。

  远处的面具男望见他的动作,面具之下的猩红眸子微微一凛。

  “这样的小鬼怎么可能发现我?”

  不过他内心立刻是戏谑的轻笑了一声,再度扫了一眼琳的墓碑。

  那面具之下,眼眸中的神情,忽然变得决然。

  “反正这里的一切,要不了多久就会消失。”

  “这个村子也好,这个世界也好,都已经无关紧要了。”

  嗡嗡!

  心念过后,面具男右眼前的空间产生了扭曲,很快便是将他的整个身子都卷了进去。

  这时,刚刚转过身来的鼬也是循着心头的感觉抬起眸子。

  挲挲!

  树顶的叶子轻轻摆动,除此之外,一切如常。

  “奇怪的感觉...”

  鼬眼睛微眯,心中刚刚突然产生的感觉突然间就平复了。

  他心头低喃了一声,摇了摇头,再是转过身子,走向了另一块卡卡西停留过的墓碑。

  墓碑的照片上,黑发的少年正用手扶着自己的护目镜,露出了看起来很是自信的神情。

  “这家伙的样子,和某个家伙真的好像...”鼬轻笑了笑。

  他这时心中突然想起来的那个金发少年,现在还并没有出世。

  不过算算日子,也就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了...

  “希望这一次,那一晚所发生的悲剧,不会再度重演了!”

  以鼬重生的时间点,他已经是做好了自己能够完成的一切。

  所剩下的,也就只能相信第四代火影的能力了...

  虽然据他对于斑的了解,在四代目知晓了后者会趁着漩涡玖辛奈分娩那天采取行动的话,斑的计划应该就会失败。

  但那个男人毕竟是宇智波斑,他欺瞒了初代火影甚至是忍界的所有人活了下来,他到底拥有着什么样的手段,为了达成何样的目的,尽管在“晓”中潜伏多年,鼬都没有找到最终的答案。

  所以一个月后鸣人出生那天晚上的状况,仍旧不能完全地放心。

  鼬再一次产生了无力感,不过经历过这么的事情,他的心态已经变得极为平和。

  在带土的墓前又是带了一会儿,鼬将手中的百合放在其墓前,拜了一拜,便是离开。

  唰!

  为了快一点赶回家,所以鼬直接掠上了房顶,不断地跳跃。

  木叶是忍者的村落,所以村子中对于许多忍者这样的行动方式,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习以为常。

  接连跳跃了一大段距离后,鼬暂时地停留在了一间屋顶上。

  就在他打算稍稍地缓一缓后就离开时,目光不经意间打量时发现,在正对面房子的屋子后方,借着树身掩护身形,爬在窗户前的高大人影。

  虽然那高大人影隐藏了自己,鼬还是一眼就看到了男子那一头白色的长发。

  ...

  ...

  (求收藏,求推荐,求刷楼!!感谢丶凉夜空城、多说無益、天地五行、皮皮欢我们走的打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