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第四百八十四章 天才不幸福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洪山诗人 8277 2019-06-12 17:01

  在这看相十足的午餐面前,我不能让小胡沉浸于悲伤的回忆之中,我得说点高兴的。“小胡,不瞒你们说,我当年只考了个三本。万老师是大学老师,教哲学的,在我看来,就是栋梁之材了。何况你,省市高考状元,在我看来,就是真正的天才了。”

  “我才不是天才呢。你想想,各省市状元,在清华北大的有多少个?几个成就了的?更何况,有外国人总结出天才的十大特征,我又具备了几个,就是我全部都有了,这十大特征,无非是证明了一件事情:天才不幸福。”

  “还有这事?”万老师兴趣陡增,虽然我们不喝酒,但已经座在桌子上了,四菜一汤,颜色对比鲜艳,拿汤当酒,拿话下酒,不也是风雅的事吗?

  我突然想起了,当年与小池在酒吧偶遇时的情境,我们模仿孙甘露的风雅,说着《我是少年酒坛子》的台词。那美好激动的心情,仿佛此刻再现。

  小胡说到:“先申明一下,有些特征,我说出来,恐怕有些影响食欲,你们听还是不听?”

  万老师倒是干脆:“所有真理,都是美好的,但讲无妨。”

  “好吧,那我就从最影响食欲的特征讲起,如果这一关你们能过,我就接着往下讲。这一个特点是:处女和*。”

  大量的学术研究表明,聪明人与智力平平之辈相比,花在亲密上的时间相对较少。个中缘由,当然不像我们过去所说的“没人愿意去搂抱一个愚蠢的傻瓜”那么简单。最近针对一些顶尖学府(包括麻省理工学院)大学生和研究生的一项研究表明,高智商者每个人的平均性伴侣数量明显低于作为对照组的普通学生。高智商处女的比率也是十分显著地高达45%。

  有很多理论可以解释这个现象,但是归结起来,有这么几个关键因素。首先,决定男性重要特征的荷尔蒙*激素,其工作机制与影响人类智力的化学元素相冲撞。荷尔蒙已经被证明会妨碍智力的发展――是不是很震惊?第二个因素是,聪明人对危险的意识更为尖锐。现如今的*有着本质的危险,这些聪明人很容易感知到这些非必要的冒险,尤其在*或者节欲毫无危险可言的情况下,更是如此。第三,那些能专注于自身修养的人,往往习惯深居简出,在他们看来,社交活动的重要性还不如其他事情。这就限制了他们接触异性的机会,因而也就减少了*的几率。

  这些反交配的结果就是――一则来源于英国一名为“蜜爱”的*用品零售商的消息揭露,在学校周边,一笔巨大的钱被花在购买*用品上。牛津和剑桥两座学府高居榜首,花费的钱几乎是曼切斯特和兰卡斯特大学的两倍之多。

  他看我们还有自在在喝汤,接着就放心地讲解了第二个特点:天才大多有药物滥用的特点。

  研究人员在采访了近8000人之后发现了一个相当震撼的事实,高智商人群更偏爱尝试非法药物。传统的看法以为高智商者会对药物的危险和它们对人体潜在的影响有更为清晰的意识;然而,研究发现,事实并不如此,高智商者对新体验更为开放,非法药物的使用就是一例。

  那么到底有多开放呢?数据显示,高达50%的人喜欢尝试苯丙胺,而尝试*的更是高达65%。这还是把社会经济地位考虑进去之后的结果。更有趣的是,这些对象一般都不抽烟,饮食健康,在他们的社区享有较高的社会和经济地位。那么,为什么是药物呢?和酒精一样,研究者说聪明人更喜欢寻求新奇体验。

  当然,天才的第三个特点,喜欢熬夜,这是我们熟悉的。聪明人的一大标志就是会明显地倾向于忽视被大众所认同的行为准则。他们似乎自有一套准则和安排。伦敦经济学院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睡眠缺少是智力精英们的一个自然趋势。这并不是什么特例。他们每晚睡觉的时间比普通人要少得多。据推测,这可能是他们过度活跃的大脑发现少量的睡眠更容易获得成功,或者也可能是深夜的安静环境更适合他们实现自我的追求。

  第四个特点是酗酒。酗酒可以提高智商这一表征无疑会获得20世纪伟大的文学家们的举杯相赞。金泽博士的一项研究表明,酗酒很有可能是天才在工作的一个标志。这一推理令人稍感意外。这不像上面提到的两性关系,因为饮酒并不能缓解多少压力,不过是增加了一些酒量罢了。

  报道显示,英国的聪明学生们比那些蠢蛋同学更有酗酒的发展趋势――饮酒被描述为进化的新颖活动。饮酒的非常行为,被视为是一种奢华,一项可以被归为空闲追求而非业余爱好或某一技能的活动。根据这项研究,自从饮酒被认作是一项根深蒂固的社会行为之后,高智商者便将其当成了一项消遣。

  “对于女性天才来说,还有一个统计性的结论:胸大。”小胡说到这里时,我总觉得与我自己的观察,有点不符。女人的*大小和智商高低之间有着很强的关联性?一项广为流传的研究报告声称,在比对了1200名不同罩杯的女性之后发现,*高耸巨大的女性比那些平胸之辈在智商上平均高出10个百分点。坏消息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项研究确实发生过,与之相关的科研专家似乎是子虚乌有之事;好消息是,即使这项研究纯属虚构,但在科学上确实偏向于这个结论。

  在人类进化和两性选择上真实存在的研究表明,*丰满更有利于繁殖。联想到其他包括智力在内的创造理想配偶的因素,丰满的*更容易被大脑的本能想法所感知,即它们更容易哺乳一个成长中的大脑。这一事实证明,进化较小的哺乳动物种类都没怎么重视这一点。第二个潜在因素是,控制*尺寸和*程度的荷尔蒙在功能良好、运作完善的大脑中会分泌得更充分。

  因此,男性选择大胸伴侣后更容易创造聪明健康的后代。这些孩子继承了父母的特点,长大以后继续寻找与之相等的伴侣。经过这么一个过程,具有最聪明头脑的人便会拥有最完美的基因。当然,也有例外存在,毕竟,遗传学是一门复杂的学科。

  “对于外国人来说,他们认为,蓝眼睛的人,智商比较高,这就有一点种族主义色彩了。”小胡说到:“这一点,我不想细说,因为反驳的理论自然就有。我们五千年文明中如此之多的天才,都是黑眼睛,所以,他们这个结论,我们不认可,也不解释了。”

  “当然,天才都有些琐碎的、类似于儿童的爱好,这倒是很有趣的。”小胡说到这个特点,与我自己的知识体系与观察,大体上是符合的。

  一项为人接纳的研究显示,历史上的天才们或多或少都显露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为了自身享乐从事于一些看上去琐碎无意之事。这可能和大脑时不时地需要专注于一些非利益的追求,使其从紧张的工作中快速恢复过来有关。还有可能与这些高于普通水平之人看待世界和感知事物的方法与常人不一样有关。但可以确定无疑的是,这些共同点在大多数历史上的“伟人”身上都有体现。爱因斯坦喜欢航行,霍金喜欢攀爬、划船,甚至是写儿童读物。也许偏爱水上活动也是一个鲜为人知的高智商表征。

  “天才还仅凭个人爱好,喜欢追求一些看似没意义的东西。”

  历史上的天才们被注意到喜欢把他们的一生奉献于在当时人看来毫无意义的人类活动的追求上。约翰亚历山大?纽兰兹在发现第一份元素周期表时受到了人们的嘲笑;莱特兄弟在接连不断的飞行试验中被人嘲弄,甚至在现场表演时被人称作骗子;格雷戈?门德尔发现遗传学理论时,被整个科学界忽视。关键是,天才们是从另外一块“镜片”中看待世界,与社会上的其他诸君所不同。因此,为了取得巨大成功,天才们更有可能去从事一些在“凡人”看来怪异的追求。

  “天才们抽象思维能力的爱好,还体现在喜欢涂鸦这件事情上,有点孩子气。”

  在某些事上艺术家和天才级别的个体相一致――有效处理抽象思维的能力,高智商人群懂得如何通过抽象理论表达自己。常用的交流方法在这些先进大脑里可不管用。他们用图形的方式来展示自己的理论和思想。高智商者们在分享自己的想法时更倾向于把它们放到一个在某种程度上看较为被人理解的方法中。艺术家的爱好――例如胡乱涂鸦――可能会灵感呈现于物理世界中提供一个出口。梵高和毕加索,皆榜上有名。音乐上的天才诸如贝多芬和莫扎特之流则选择不同的媒介展示相同的创造本能。

  “从常人看来,绝大部分天才都是有点神经质的。”

  聪明者大多是些古怪之人。实际上,在每一个领域的杰出代表中,都被发现有着某些区别于他人的怪癖行为。这合乎道理,大脑的发展朝着人类理解范围之外进行的过程中,当然会对它的环境无可避免地带来不同的适应。这包括各种各样的精神障碍。

  强迫症和多动症是极其常见的一个特点。据说,特斯拉害怕头发,达芬奇被誉为一个世界级的拖延症者,有着强烈的注意力缺乏症趋势。变得奇怪只是大脑变得智慧的一个部分,也许我们身边某位怪诞之人正是其天才般的伪装。

  当他说完这些特点时,就已经足够证明他的理论了:天才不幸福。我问到:“那么,什么样的人,才最有可能幸福呢?”

  万老师用端酒杯的姿势喝了一口汤,玩笑地说到:“何以解忧,只有杜康。”

  而小胡则立即接到:“何以解忧,唯有暴富。以我的专业和经验来看,把富和穷当习惯的人,都谈不上幸福。意外之财来临之时的那段时间,才是最幸福的时刻。当然,这有点俗。”

  没有人可以否认金钱的力量。它可以让我们热情万丈,也可以使我们焦虑万分,甚至让我们心中的恶念油然而生。我们对待金钱似乎总是缺乏足够的理性,有些人似乎对聚敛金钱成瘾,有些人屡屡“刷爆”自己的信用卡。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们对金钱的影响了解越多,我们就愈发认识到,虽然金钱出现不过几千年,我们却已经进化出了关于金钱的独特的脑机制。虽然金钱本身没有任何生理意义,但是,有关金钱的大脑机制跟其他有生理意义的事物重合在一起。正因为这样,金钱才会让我们欲罢不能。唯有对金钱心理学有更好的了解,才能帮助我们更好地与之共处。

  心理学家一度认为金钱只是一种工具。人们对金钱的喜爱产生于条件反射的机制。因为金钱经常与其他积极事物一起出现,比如食物、房子、车子,长此以往,金钱就被赋予了积极的意义。

  但是,近年来,心理学家渐渐发现这种金钱的“工具性理论”不能解释很多与金钱相关的现象。比如,如果金钱是因为它能买到必需的东西而重要的话,当我们有了足够的金钱后,应该不会再去舍弃其他重要的东西而追求金钱了。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却看到很多人对金钱着了迷,明明已经有了足够的钱,还是心甘情愿为了获得更多的金钱而放弃爱情,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如果金钱是简单的工具,怎么会像毒品一样叫人欲罢不能呢?

  由此,心理学家又提出了金钱的“药物理论”。自然界中有一些特殊的化学物质,像酒精、尼古丁、咖啡因、可卡因、吗啡等。这些化学物质会使人类的中枢神经系统产生特殊的反应,强有力地驱动人们对它们的渴望。虽然它们本身不具有任何生物学意义上的重要性,但是,它们在神经、心理、行为上产生的效应和那些具有生物学意义的刺激一样,因此让人欲罢不能。心理学家认为,金钱就和这些药物一样。从这个角度上说,追求金钱不再是获取其他物质的手段,追求金钱本身就是目的。

  一些实验证据表明,金钱对于我们的意义可能远不止它可以买到的东西。美国国家健康研究中心的研究者使用脑成像技术发现,当金钱奖励增加时,人们大脑中的多巴胺回路被激活。多巴胺回路是大脑的奖赏中心,当我们陷入爱河的时候,或者当我们看到自己孩子的脸蛋的时候,多巴胺回路同样会被激活。也就是说,金钱给我们的激励作用不亚于亲情和爱情。

  对金钱的*还被附着在其他一些更原始的*上,比如食物。法国研究者的一些研究表明,在饿着肚子的时候,人们更不愿意捐钱;当吃饱了之后,人们就比较乐善好施。他们还发现,如果用一些方法来激发人对金钱的*,人的胃口会变得好起来。也就是说,虽然金钱的历史很短暂,但是,我们的大脑已经会用加工食物概念的神经回路来加工跟金钱有关的概念。

  金钱还与处理人际关系的神经通路相联系。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心理学家展开了一系列有趣的实验。他们让大学生志愿者完成一项任务,将一些单词重排以构成特定要求的语句。一组大学生见到的单词与金钱完全无关,如桌子、寒冷、户外;而另外一组大学生见到的则是与金钱相关的单词,如薪水、成本、花销。之后,研究者创造一些情境来考察这些大学生是否愿意帮助他人,以及能否在完不成任务的时候向他人求助。结果,刚看过了跟金钱相关的词语的那些大学生表现得更冷漠。他们更不愿意帮助人,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也更不愿意向别人求助。也就是说,金钱会使人更加独立自主,与此同时,金钱会加剧人际间的疏离,让我们变得像生活在孤岛上。

  如果金钱能像吗啡一样启动人脑中的多巴胺回路,它是否也像吗啡一样能缓解人们的疼痛呢?也许这并不是异想天开。对疼痛的意识会引发人们不安、被排斥、缺乏自尊、贫穷和饥饿的感觉。而这些由疼痛诱发的感觉又以某些方式与对金钱的渴望相联系,比如,那些缺乏安全感的人会更加在意钱财。

  来自中山大学社会心理实验室的一系列实验表明,不论是社会性疼痛(被拒绝)还是身体上的疼痛,都会使人们在游戏中减少将金钱作为礼物赠送的意愿。这样的发现跟其他心理学家的一些发现不谋而合。例如,幼年生长在贫穷、不安全的环境下的孩子长大了之后会变得更加物质主义,对金钱特别看重。

  另一方面,金钱本身也有缓解疼痛的功效。在中山大学的实验室里,我们做了一系列实验来验证这个假说。在其中一个实验里,志愿者被随机分为两组。一组数80张100元的人民币,另一组数相同数量相同大小的白纸。随后,志愿者将手置入50摄氏度的热水中。我们发现,数钱的志愿者比数纸的志愿者报告疼痛感的要少。

  金钱不仅可以缓解人们的生理疼痛,还可以缓解其他痛苦,比如遭受他人拒绝或者排斥的痛苦。在一个实验中,志愿者跟上面一样被分成数钱和数纸两组,之后他们参与一个电脑游戏。这是三人抛球游戏,志愿者以为自己跟其他两位真人在玩抛球,但事实上,该游戏是实验者事先设定好的程序。一段时间后,其他两个人停止把球抛向志愿者,志愿者只好在旁边看着别人玩而自己没办法参与。这个体验大概我们每个人童年都有过,设计这样的情境,目的是诱发志愿者被社会排斥的感觉。结果表明,数钱的志愿者相比数纸的志愿者在遭受社会排斥后更不容易感觉情绪低落。

  金钱像工具一样有用,像食物一样可口,像药物一样为我们镇痛,那么,它能为我们买来幸福吗?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者发现,收入高于一般水平的人相对更满意自己的生活。但是,收入对生活满意度的积极影响是短暂的。因为收入高的人放弃了更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间。还有一些研究者研究了那些中了巨额彩票的幸运儿。结果发现,这些幸运儿刚开始喜不自胜,但是,这种幸福感很快就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的幸福指数并不比普通人高。

  为什么金钱带来的快乐如此短暂呢?因为金钱是一种非常容易适应的刺激。就像嗅觉刺激一样,久处芝兰之室而不觉其香。金钱的刺激也是如此。百万富翁以为自己变成亿万富翁之后就会很幸福。但是,即使他成了亿万富翁,不久之后,当他适应了新的财富数额,幸福水平还是不可避免地回落到从前。

  虽然赚钱不能让你恒久快乐,花钱却能让你更快乐,前提是你大方地在别人身上花钱。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与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的研究者调查了600多名美国人的收入与支出状况及其幸福感指数。结果发现,人们每月花在自己身上的钱数与幸福感毫无关联,但是,花在别人身上的钱数却能显著地影响幸福感;而且在别人身上花得越多,幸福感就越高。

  跟前面提到过的研究结合起来,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金钱会让人变得更加容易孤立自己,更不愿意发展社会关系。但是,如果你能够跳脱这个魔咒,合理利用金钱来维护自己的社会关系,比如,为他人花钱的话,那么你就能获得空前的幸福感。

  当饭菜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说出点纲领性的东西,来回报这顿美好的午餐:“如果要极度的快乐,就中彩票。但如果要快乐长久,就得想好如何更好地花钱。”

  万老师补刀:“庄老师,你怕是要抢我饭碗吧?你该去教哲学的。”

  我确实在抢他的饭碗,因为今天我负责洗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