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神农小医仙

第705章 季刚的真正意

神农小医仙 绝世凌尘 3537 2019-06-08 14:58

  唐哥将梁飞迎进会客厅,陪着他一起坐等云飞扬回来。

  两人坐在沙发上聊天,大约等了四十多分钟,才听前院里传来一阵汽车喇叭声和脚步声,梁飞便知道,云飞扬回来了。

  云飞扬给人的印象,看上去亦官亦商,但梁飞与他相处了这么久,却是还没弄懂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只知道他整日里忙来忙去,似乎非常繁忙。而最重要的是,云飞扬很有威望,不管是在滨阳官商各界,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

  “走,云爷来了,我们出去!”

  唐哥也听到了汽车声,便站起来与梁飞一起向外走。

  两人走出门,正好看到云飞扬在一众保镖的催佣下往房里走,看到梁飞,云飞扬便笑着给他来了个拥抱,笑着说道:“阿飞,你来啦!”

  “嗯,云大哥,我……”

  梁飞点点头,正欲开口,云飞扬却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阿飞,什么都不用说,你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我刚才出去,就是给你解决麻烦的。”

  什么?云飞扬已经知道了?

  听罢云飞扬此话,不禁梁飞愣住了,就包括唐哥也是觉得一阵目瞪口呆。云飞扬的消息,实在也是来得太快了!要知道,他也要处理自己的事情啊,哪里有时间来帮梁飞处理这样的麻烦?

  看到梁飞与唐哥脸上那副惊愕之色,云飞扬哈哈大笑,又狡黠地对梁飞眨眨眼睛说道:“阿飞啊,说是给你解决麻烦,但这个麻烦倒真是很难解决啊!”

  “云大哥,这到底是……”

  云飞扬这看似很随意的话,却是更让梁飞感到一阵摸不着头脑。云飞扬到底是如何帮自己解决麻烦的?又怎么说很难解决?难道说,就凭他的力量,都无法摆平这件事情吗?

  “好了,咱们还是先进屋再说吧!”

  看到梁飞那副焦急的样子,云飞扬却是并不向他多做解释,哈哈大笑着将他给拉进客厅。唐哥紧随其后,而其他小弟,则是全被他挡在屋外等候。

  进了客厅,云飞扬自己先一屁股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烟先分别递一根给梁飞和唐哥。

  虽然说云飞扬是做老大的,但他在表面上却是从来不装做老大的逼,对于自己手下向来一视同仁。而这一点,也正是他手下人对他极为敬重的一个主要原因。

  递过烟后,云飞扬自己先点上烟,吞云吐雾了一会,这才看向梁飞说道:“这件事我都已经知道了,金老二刚才已经在道上放出话来,说要让你付出怎样的代价。而且,季刚那方面,虽然在表面上不好做什么作,但在暗地里搞的那些花招,我都看在眼里。”

  梁飞也为自己点上烟,却是认真地听着云飞扬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是每一个标点符号,并没有轻易地说一句话。

  他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只要用心去听就好。云飞扬并不是个施恩图报的人,他既然这样说,也只不过是在表述事实而已。

  见梁飞没有说话,云飞扬又抽了口烟道:“金老二是个饭桶,有勇无谋,很好对付。现在,我担心的反而是季刚。

  季刚这个人,虽然从表面上看去和和善善,而且在对待这个问题上,他在明面上做出的是要平息此事,但暗地里又让人整出这一套套来,其目的,看上去让人很难意测啊!”

  听到这里,梁飞点了点头。他知道,现在是该到自己说话的时候了,而对于季刚的真实意图,他也分析得很到位:“云大哥,季刚的意思,我完全可以猜得出来。

  虽说自己的亲外甥被打了,他着实很生气。也想借着自己的权力来进行打压报复,但他位高权重,还是需得顾及自己这样做的后果。而他又不甘心就此收手,只能通过外力,来使这些阴招。而他这样做的真正意义,一是来泄心头之恨,二是通过惩治我,来达到其在政界上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梁飞在这样说的时候,云飞扬也一直在静听。而当梁飞的话音落地之时,云飞扬看向梁飞的神色,也是不禁充满着几丝欣赏之意,便点了点头说道:“阿飞你说得对,那你认为,他这样不顾风险要对付你,究竟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已经猜着了几分,但并不一定准确。”

  梁飞想了想,抬头看了云飞扬一眼,这才沉声说道:“我猜,这其中最大的可能性,便是因为市长,范清玄。”

  “范市长?”

  云飞扬听罢一愣,但在与唐哥交换了眼色之后,似是有所悟,但又似是不理解地神情问道:“阿飞,你具体说一说吧!”

  “众所周知,范清玄是市长,季刚是政法委书记,两人一个是二把手,一个是三把手。在政见上必有分歧,虽然表面上看着和和气气,但实质如何,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梁飞看到了云飞扬眼里的鼓励之色,索性便一鼓作气地说道:“我与范市长关系非同一般,这一点季刚是知道的,按照常理来说,如果他与范市长之间如果没有矛盾的话,必然会吃了这个哑巴亏,想着法子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而他呢,却是在背地里想要整我,这还用问吗,分明就是知道我站在范市长一个队列,所以便要趁机弄掉我这个绊脚石……”

  梁飞这一番话,虽然说得如此口若悬河,实际上,也不过是他自己的猜测而已。

  不过,云飞扬听后,却是一阵眉头大皱。直到梁飞话音落地,他才抬起头来,意味深长地看了梁飞一眼,再把目光看向一旁的唐哥。

  “呵呵,梁少,这也只是你个人的猜测而已。”

  唐哥对着云飞扬笑了笑,似乎明白了云飞扬要向自己透露的意思,当即笑着对梁飞说道:“毕竟,政坛上的事情,不是靠我们随意瞎猜的,安定团结,才是和谐的要素啊!这些猜测,你说与我和云爷耳里,也就算过了,以后可千万不能再说了。”

  梁飞也知道,自己刚才的一番猜测,也是犯了大忌。听唐哥这一提醒,当即便明悟过来,闭口不再多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